bool(true) 敲诈勒索犯罪案件实证分析 ——以2009 年至2013 年期间J 市审理的案件为分析对象_文化园地_揭阳市榕城区人民检察院
敲诈勒索犯罪案件实证分析 ——以2009 年至2013 年期间J 市审理的案件为分析对象
日期:2017-12-05  发布人:揭阳市榕城区人民检察院  浏览量:351

摘要  敲诈勒索犯罪案件频发有着自身特点与现实原因,只有全面梳理案件类型与特点,分析其产生的原因和背景,正视解决问题的难点与现状,正确适用打击敲诈勒索案件的法律手段以及铲除犯罪滋生的现实土壤,才能为减少敲诈勒索犯罪案件,才能有效维护人民群众正常的生活和工作秩序。

关键词:敲诈勒索  犯罪特点  成因难点  建议对策

 

敲诈勒索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对被害人使用威胁或要挟的方法强行索要公私财物的行为。近年来,我市辖区内敲诈勒索犯罪案件的频发,不但给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带来巨大损失, 而且还严重扰乱了人民群众正常的生活和工作秩序,造成了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2009 年至2013 年期间,全市审理敲诈勒索案件共计134 470 人。笔者通过对全市敲诈勒索犯罪案件进行调研,分析其案件特点、案发原因和面临的问题,并提出相应的对策,以期为解决相关问题提供思路。

一、案件特点

一是犯罪主体特定化,结伙作案居多。敲诈勒索案件被告人多为有前科的社会闲散人员。调研的134 宗敲诈勒索案件,其中46 宗至少有一名被告人曾因敲诈勒索行为被公安机关处理过, 占案件总数的28.9%。被告人多为结伙作案,两人以上结伙作案的占案件总人数的63.6%,犯罪分子二人一组,三人一伙,四人一群,有分工有合作,给被害人造成的精神强制更为严重,社会危害更大。

二是利用现代通讯工具、网络实施敲诈。随着科技的发展, 现代通讯设备也成为作案工具,手机、电脑、网络等的运用方便了涉案人员的联系、纠集,他们或直接指定时间地点或要求直接汇入指定银行帐户,妄图不动声色地将他人的钱财据为己有。尤其是利用网络敲诈勒索这种方式在前几年还没有使用,而在2009 年已初露端倪。如谢某某敲诈勒索案中,被告人谢某某于2009 7 月在互联网上通过QQ 形式与其女友李某(受害人)视频聊

天时,提出要李某脱光衣裤与他裸体视频聊天,李某同意后,谢某某在聊天过程中私自以截取画面方式获得李某的裸体照片。2009 年底至2010 年初,谢某某以将李某的裸体聊天照片在互联网上公开发布相威胁,向李某勒索人民币3000 元,李某被迫给谢某某指定的帐户汇入了1000 元。2010 2 3 日,被告人谢某某再次以同样方式敲诈勒索李某未果,2010 5 月,谢通过互联网以发邮件和QQ 聊天形式,将李某的裸体照片发给其同学、朋友。2010 8 月,谢某某欲再次敲诈李某时被公安人员抓获。

三是侵害对象较为集中,部分案件发生在熟人之间。相较其他类型的侵财犯罪,敲诈勒索案件发生在熟人之间,甚至亲属之间的现象较为常见。调研显示,发生在亲属之间的敲诈勒索案件为36 件,占案件总数的26.8%,发生在熟人之间的敲诈勒索案件为68 件,占案件总数的50.7%。如被告人单某敲诈勒索案,被告人单某以其与被害人韦某的不正当关系为由于2010 7 11 日发信息给韦某,向韦某勒索,扬言如不遂其意便将二人关系告知韦某的家人。因怕关系被揭发,韦某分别于7 15 日、19 日给单某的帐户汇款5000 元和30000 元。

四是多数案件单次索财数额不大,勒索时间及次数相对固定。调研的134 宗敲诈勒索案件中,有78 宗案件被告人单次勒索金额为数百元至一千多元不等,月均作案4 5 次,最频繁的1 日作案3 次。如被告人李某敲诈勒索案,被告人李某于2011 7 26 20 30 分许去到J 市某公司门口,对在该处摆摊的煎饼档摊主朱某、麻辣档摊主刘某、水果档摊主郑某、凉皮档摊主秦某、烧烤档摊主邓某以言语威胁收取保护费实施敲诈勒索,并于次日20 时许再次来到该处索得朱某50 元、刘某100 元、郑某50 元、秦某80 元。此外,对于以工厂工人为主要勒索对象的,时间多数集中在员工发工资期间。

五是案件影响范围广,社会危害性大。部分被告人已初步形成紧密联系的团伙,内部分工明确,一般采用打砸、恐吓等暴力手段长时间实施敲诈勒索行为,虽然涉及的数额不大,但已处于涉黑性质的初期阶段,如若被害人不从,随即实施打砸、伤人等报复行为,扰乱了被害人的正常经营活动,破坏了当地的市场经济秩序,严重危害社会稳定。如被告人段某、于某、张某、张某、李某敲诈勒索案,四被告人自2012 2 月至8 月期间,时分时合,在J 市某镇多次对小食店经营者进行敲诈勒索,如若经营者不从则实施砸店、伤人等行为。其中段某参与敲诈勒索6 次,涉案数额20100 元。

六是敲诈勒索犯罪侵害的群体日益扩大。调查发现,被犯罪分子敲诈的群体由过去以普通老百姓为主,逐步向其他社会阶层扩大,不分职业、职级、收入高低,各行各业都有,有些犯罪分子甚至将矛头直接指向了国家机关领导干部。如被告人李田桂从2009 4 月以来,分别多次写信给J 市某局局长等5 位国家机关领导干部,谎称自己掌握了反映他们经济问题的举报信,要求他们汇钱入李的私人帐户,因上述人员未汇钱,李田桂又写信给他们,谎称自己已患上艾滋病,要求他们尽快汇钱给他,否则,就传染疾病给他们本人及其家属,上述人员均未汇钱给他。同年5 20 日公安人员将李田桂抓获。

二、案发原因

一是法制观念和意识淡薄。被告人缺乏法制意识,主观上认为其行为不是一种犯罪行为,而仅仅是一种“谋生”或者报复的手段。被害人则自我保护意识淡薄,有的为破财消灾,有的害怕以后遭到报复,不想或者不敢拿起法律武器保护自己,导致有的犯罪分子胆大妄为而多次、反复作案。

二是部分人员的价值观和金钱观扭曲,妄图不劳而获。被告人中56%为外来流动人口,年龄主要集中于16-25 岁,文化程度较低。由于远离父母和学校的教育,容易为社会不良风气所感染,为了追求吃喝玩乐的生活享受而实施敲诈勒索行为,其主要目的不在于敛财,只需满足日常开销即可。该类案件勒索金额和次数主要视勒索团伙的人数及开销程度而定,若团伙人数较多且相对固定,因每人分得财物较少,则作案次数频密;若团伙人数少且较为松散,则作案间隔时间相对较长。

三是社会经济发展不平衡,贫富差距导致部分人员心理失衡。随着我市经济社会不断发展,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而另一些人却因种种原因相对还比较贫困,这些人不能正确看待别人通过勤劳取得的致富成果;贫富差距进一步拉大,导致部分人员产生泄愤报复等狭隘心理,为泄私愤而报复被害人,用“拿钱消灾”的意念来威胁被害人,侵害他们的财产权利。

四是打击惩治力度不够。部分被告人采取小额、多次勒索的方式敲诈勒索,做到细水长流,不易引起执法部门的重视。公安机关在思想认识上还存在把此类犯罪行为简单地看成是群众之间纠纷的错误认识,未能从整体上认清此类行为的严重危害性, 导致打击力度不够,致使敲诈勒索行为滋长蔓延。

三、现状与难点

一是案件取证难。被告人在当地成群结党,社会关系复杂, 而勒索类案件定罪量刑偏低,部分被害人因害怕被打击报复,在权益被侵犯后一般选择忍气吞声,没有第一时间向公安机关报案,导致同类案件高发而没有被发现。部分被害人(特别是小经营者)甚至在公安机关抓获嫌疑人后仍不敢提供证言,或是在报案后关门大吉并离开本市,为侦查取证带来困难。

二是固定证据难。“小数额”敲诈勒索案件的作案模式通常是被告人使用语言暴力或行为暴力强迫被害人交出一定数额的财物,而财物均以现金方式当场付清,不会留下任何书面凭证,这就造成该类案件往往只能靠言词证据定案的现状。在被告人否认、只有被害人指证的情况下,因证据“一比一”,根据“疑点利益归于被告”的原则,难以将被告人绳之于法。

三是案件定性难。由于敲诈勒索案的威胁或要挟的程度不明显,司法人员对其犯罪构成的把握往往存在困惑,在司法实践中对该类案件的罪与非罪问题分歧较大。另外,当被告人利用了其身份、职务情况向被害人索要财物时,该行为应当定性为敲诈勒索罪还是定性为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索贿型),在司法实践中产生了较大的争议。如被告人翟某、熊某敲诈勒索案,被告人翟某、熊某均系某派出所治安队员,二人合谋利用上班外出巡逻之机通过威胁查扣机动车辆的形式敲诈他人财物,先后于2012 5 6 日、22 日和6 6 日在石碣镇敲诈了被害人黄某500 元、文某200 元和范某300 元;同年6 6 日,翟某、熊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被害人阳某200 元时被巡逻民警当场抓获归案。对该案如何定性在司法实践中曾产生较大的争议。

四是作案人员反侦查能力增强。犯罪嫌疑人进行敲诈勒索时,采取匿名信、匿名电话或者使用化名、假名形式的有31 件,占受案总数的23.8%,增加了侦破案件的难度。如2010 7 月,被告人黄某用捡到的“林某某”的身份证在中国银行某分理处申办了一张长城借记卡。2003 10 22 日至23 日,黄某用“林某某”的名义,分别向J 市某超市(敲诈金额:3000 元人民币)、J 市某商场(敲诈金额:2000 元人民币)、某购物广场(敲诈金额:3000 元人民币)以及J 市某警务室的民警(敲诈金额:500 元人民币)各寄出了一封敲诈信。黄某在寄给超市的敲诈信中,以自己遇到困难为由向超市“借钱”,如不满足其要求,则威胁要向超市投放毒鼠强。黄某要求被敲诈对象按其所提供的中国银行的卡号存入现金。本案中,由于被告人黄某使用了他人的名字,给公安机关侦查破案带来了一定的难度,从案发到黄某被抓获归案总共耗费了15 天时间。

四、建议与对策

一是加大高案发群体的宣传教育。在加大打击力度的同时, 也要积极开展敲诈勒索犯罪的预防工作,尤其是加强商业步行街、农贸市场、在校学生和社会青年等高案发群体的预防工作,例如通过平面广告、媒体宣传的形式,主要针对容易受到侵害的群体进行宣传教育,提高大众的法律意识,鼓励受害群众及时报警, 保证有案发即有报案,从源头上打击敲诈勒索。

二是开展前期排查工作。小额敲诈勒索行为涉案数额较小, 不易引起公安机关的重视,导致涉案人员做大之后成尾大不掉之势,严重危害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建议公安机关在日常工作中予以关注,对尚处于萌芽阶段的犯罪行为及时开展前期排查,坚决予以打击,将团伙犯罪消灭于萌芽状态,避免敲诈行为的进一步发展。同时,有关部门应加强对小商贩的日常管理,坚决取缔非法从事网络运营业务、“六合彩”赌博等不法行为,净化市场环境,使容易成为侵犯主体的小商贩们减少被犯罪分子抓住把柄索财的机率。

三是完善证据搜集工作。做好小额勒索案件的证据收集,固定相关证据,是运用刑法打击该类犯罪的基础。建议公安机关注意完善小额勒索类案件的证据收集工作,对涉及团伙作案的,及时做好侦查工作,固定被害人陈述及证人证言等相关证据,防止因人员流动造成证据流失而难以对犯罪分子定罪的情况发生。

四是加强对被害人、证人的保护工作。在当前的敲诈勒索案件中,被害人多因害怕犯罪分子的打击报复而未能及时报案,即使已报案,也极有可能因为缺乏其他证据(如证人证言)导致案件存疑未能起诉。随着新《刑事诉讼法》的实施,关于被害人、证人的保护被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但目前仍然缺乏具体的操作细则,如何加强对被害人、证人的保护工作对打击犯罪起着重要的作用。

五是健全社会教育体系,扩大就业门路。实施小额勒索行为的被告人大多数为文化水平偏低的外来青少年,他们来J 市打工时间不长,且远离父母,在社会不良风气的影响下容易误入歧途。建议劳动再就业部门加大宣传工作,定期组织各类职业培训课程,免费向新生劳动力开放。同时,建议公安机关应强化和劳动部门的联系,及时引导受处罚的青少年接受教育,培养一技之长, 促进就业,使失足青少年融入社会。

作者简介:林冬松,广东省揭阳市榕城区人民检察院。